發信人: (痞子蔡), 看板: story
標  題: 【愛爾蘭咖啡】〈1〉
發信站: 貓咪樂園 (Thu Oct 19 17:40:19 2000)



                                ※ 愛爾蘭咖啡 ※
                                                        written by jht.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需要加眼淚嗎?」
        「啊?什麼?」


  X                    X                      X                      X


        其實我算是滿喜歡喝咖啡的,但還說不上愛。
        會染上咖啡癮,是因為唸書時同研究室的學弟總會順便煮一杯給我。
        日子久了,咖啡對我而言便成了生活上必須的飲料。
        不過只要一離開研究室,我就很少喝咖啡。


        畢了業,在熟悉的台南找了個工作。
        那是個學術單位,我的職稱是小小研究助理。
        努力一點的話,會升成小研究助理,然後研究助理、專任研究助理、
        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專任研究員。
        然後呢?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超級研究員、非常厲害研究員之類的吧。
        總之,職稱一定會有“研究”兩字。
        這個工作還算好,待遇也不錯,只是缺了個會煮咖啡的同事。
        基於自己煮咖啡需要買器材和咖啡豆的麻煩,我便順勢戒了咖啡。
        我很懶,這點我承認。


        剛開始工作時所接手的第一個Case,是和台大合作。
        每週四下午總要到台北開個進度會議。
        沒辦法,台北是中原地區,南部是蠻夷之邦,只得遷就了。
        我通常是坐飛機,當天來回。
        除了考慮隔天還要上班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我不習慣台北。
        因為我發覺,在台南我每分鐘走95步,在台北會不自覺地增加到112步。


        在一個台南晴朗炎熱的10月天,台北的天空卻不識相地飄起了雨。
        開完了會,離開了會議室,匆忙上了計程車,到了松山機場,
        才發現研究報告忘了帶。
        於是離開了松山機場,匆忙上了計程車,到了會議室,會議室卻鎖住了。
        等到值晚班的人來了,打開了會議室,拿了研究報告,鬆了一口氣。
        鬆了一口氣的,不只是我,雨突然也放肆地下著。
        雖然雨跟時間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台北只要一下雨,便會莫名其妙地塞車。


        我“了”了半天,只是想說一件悲慘的事:
        我搭不上復興航空九點整飛台南的班機。
        沒錯,這是最後一班。


        住賓館嗎?聽說單身男子住賓館很容易失身。
        找朋友嗎?不好意思把朋友家當賓館。
        我決定搭夜車,估計一下應該坐三點左右的車,天亮剛好到台南。
        還有很多時間,只好先晃到敦化南路24小時營業的誠品書店。
        當我無聊到連唐詩三百首也拿起來翻閱時,我就知道我不行了。


        離開誠品,雨勉強可以算是停了,只有路上的積水偶爾漾出一些漣漪。
        我隨腳亂走,沒有目的地的走路才會接近散步的本質。
        每遇到交叉路口,便擲銅板。人頭轉彎,字直走。
        我和多數的台灣人一樣,習慣用金錢決定方向。
        經過某個巷口,拾圓硬幣卻滾進了排水溝。
        我趴在地上,隔著鐵柵欄,彷彿看到先總統 蔣公的微笑。
        不愧是偉大的領袖啊!即使在水溝堙A依然面帶笑容。


        嗯,忘了說,我研究的對象跟水溝有關。
        舉凡挖水溝修水溝之類的工程,都在研究的範圍內。
        因此看到水溝會很自然地趴下去觀察一番,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站起了身,慶幸伍拾圓硬幣沒印人頭,所以我只損失十塊錢。
        右轉進了這條巷子,很普通,死寂地如同台北的其它巷子。
        這條巷口左右邊各有一棵樹,右邊是榕樹,左邊是鳳凰樹,我猜想。
        畢竟我認得的樹種很少,跟鳥兒一樣,我只知道會飛的大概就可以叫做鳥。
        只要葉子是綠色而且長的比較大的,對我而言,就叫做樹。
        至於是什麼樹或什麼鳥,不是我關心的範圍,也不是我研究的對象。


        不遠處有個綠色的光亮,因為在黑夜,感覺有點像鬼火。
        大約走了兩百步,發現是一家咖啡館。
        招牌的底色是很深的咖啡色,明顯地寫上草綠色的“Yeats”。
        看了看錶,剛過十二點。身上又冷又濕,是該喝點東西。
        推開了門,一陣濃郁的咖啡香撲鼻而來,然後才是“歡迎光臨”的聲音。



                                            【愛爾蘭咖啡】〈1〉 By jht.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