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痞子蔡), 看板: story
標  題: 【愛爾蘭咖啡】〈2〉
發信站: 貓咪樂園 (Thu Oct 19 17:40:19 2000)



        這家咖啡館光線很明亮,但並不華麗,空氣中也沒有嗆鼻的菸味。
        很多咖啡館常會因經營不善而節省電費,弄得光線非常陰暗。
        我常在這種咖啡館撞到桌角。
        台南以前還有家要點蠟燭的咖啡館,這樣除了可以省電外,
        咖啡上浮著一隻小蟑螂客人也不容易發覺。
        結帳時老闆娘還會偷偷地笑,像極了電影“倩女幽魂”堛澈儕鴃C


        在等待服務生拿Menu來的時間堙A我稍微打量了一下這家店的擺設。
        吧檯內的空間相當大,但吧檯邊只有四個座位。
        屋子堣]只擺了四張桌子,我坐在離吧檯最遠的地方,面朝吧檯。
        我左前方坐著一對年齡不相稱的男女,親暱的樣子像是情侶。
        男的看來大我十歲,我看來大女的十歲。
        吧檯邊沒有客人。


        「請再稍等一下哦。」
        吧檯內傳來非常細柔的聲音,我看了看,正對著她帶點歉意的微笑。
        我點點頭,繼續讓我的目光散步。
        我左邊的牆上掛著一副木炭人物畫像,看起來像是30歲左右的西方男子。
        他臉部瘦長,穿著西裝,打條大領結,頭髮微捲而左分,約切齊耳上。
        由於光線由左而來,因此右臉陰暗,左眼也剛好被劉海的陰影遮住。
        換言之,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神。
        不過奇怪的是,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眼神堛滬^氣與憂鬱。


        他的視線彷彿直視著右邊牆上一副類似海報裱框的東西。
        我將頭略往左傾斜,看到上面寫著:
                        Cast a cold Eye
                        On Life,on Death
                        Horseman,pass by!


        嗯……寫得很好,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只用一隻眼睛看。
        為什麼不是 Cast cold Eyes,One eye On Life,One eye On Death?
        一眼看一種,比較公平吧。
        好像也不好,這樣就變成陰陽眼了。
        「對不起,讓您久等。」
        女侍者的身上,夾著少許咖啡香,隨著衣角,淡淡地散開來。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她拿著兩份Menu微笑地問著,跟吧檯內傳來的聲音是同一個人。
        她大約25歲左右的年紀,穿著咖啡色的圍裙,戴副紫色鏡框的眼鏡。
        一份Menu是深咖啡色的,另一份是淺咖啡色,同樣印上綠色的“Yeats”。
        『我只喝咖啡。』
        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遞上深咖啡色的Menu,微笑地等候。


        一般我都會點藍山、曼特寧、巴西等較常見的咖啡。
        拿鐵(Latte)剛開始流行時,也點過一次。
        後來嫌牛奶味太濃就不重蹈覆轍了。
        在我準備點藍山時,突然注意到Menu下方倒數第三個,寫著:
        “愛爾蘭咖啡 - 晚上12點後供應”。
        我非常好奇,於是改口:
        『愛爾蘭咖啡。』
        她好像嚇了一跳,然後很高興地說:
        「Good choice。」


        這又加重我的好奇心,我仔細看著她走進吧檯。
        她輕輕挽起袖子,推了推眼鏡,右手將一小撮頭髮順到耳後。
        她慎重地從吧檯上方垂掛的杯子中,挑了一個類似葡萄酒杯的杯子。
        然後拿了一個酒瓶,倒了些酒進去,酒色略呈琥珀。
        我點的是咖啡啊,她聽不懂中文嗎?
        她突然抬起頭朝我笑一笑,正對著狐疑的我,我有點不好意思。


        只好將目光回到中年男子的畫像,真是個很帥的男子。
        如果我這輩子努力一點,積點德,下輩子也許也會有像他這麼好的皮囊。
        不過通常長得帥的男子過的都不怎麼快樂,以這點而言,
        我算是個很快樂的人。
        牆壁很乾淨,除了畫像和詩句外,沒有多餘的裝飾。
        壁紙的顏色像是乾燥泥土的那種黃,再淡一點。
        上面看似長滿三瓣綠色葉子的圖案,兩面牆都是。


        「先生,您的愛爾蘭咖啡。」
        女侍者放了一張圓形的紙墊,白色的紙上同樣也長著三瓣綠色葉子。
        她小心翼翼地把咖啡從托盤拿下,放在圓形的紙墊上。
        「請不要攪拌哦!而且要趁熱喝。不過要小心燙嘴。」
        她微笑著交代,把托盤收進左手腋窩。
        我楞了一下,在開口想問為什麼前,她又叮嚀:
        「記得哦。」



                                            【愛爾蘭咖啡】〈2〉 By jht.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