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痞子蔡), 看板: story
標  題: 【愛爾蘭咖啡】〈11〉
發信站: 貓咪樂園 (Tue Oct 24 02:20:02 2000)



        隔年年初,這個研究計畫得做最後的期末報告。
        我打了條領帶,準備上台解說研究成果,讓付錢的大爺們甘心。
        順利的話,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因公事而來台北。
        當然有空的話,我仍然可以隨時到台北。
        只是對現代人而言,等到真正“有空”時,
        通常已經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而且重點是,我失去了來“Yeats”的“理由”。
        任何研究計畫都會有所謂的研究動機或目的,簡單地說,就是理由。
        可是當我不必再因出差而來台北時,那麼我到“Yeats”的理由是?
        我和她畢竟只是咖啡館老闆與客人的關係啊。
        一個在吧檯內,一個在吧檯外。隔著吧檯,我們反而覺得安全而簡單。
        逾越這條界線,也許就像愛爾蘭威士忌和熱咖啡逾越了那兩條金線一樣,
        會讓愛爾蘭咖啡不再純正。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你今天打領帶幹嘛?」
        『因為……因為今天要期末報告,所以我…我要打領帶。』
        我因為有點心虛而顯得口吃。
        她又看了看我的領帶,還有比平常更飽滿的公事包。
        「我明白了。下星期你不會來台北了吧。」
        我看著她,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她沒追問。
        機械式地拿下愛爾蘭咖啡杯,磨碎咖啡豆,煮曼特寧。(咖啡豆太少了!)
        倒愛爾蘭威士忌。(倒太多了!)
        超過第一條金線,倒出一些,又倒入一點,還是超過。
        索性一飲而盡。
        再重新倒愛爾蘭威士忌。
        加糖,點燃酒精,烤杯。(火太大了!)
        旋轉杯子。(旋轉的速度太快了!)
        靜靜地注視杯內的威士忌。(該離火了!)
        熄掉酒精,加入熱咖啡,浮上鮮奶油。
        「喝吧。」她開了口。


        「想聽我的故事嗎?」她坐了下來,拔下眼鏡。
        『嗯。』
        「我唸的書不多,也唸的不好,畢業後一直在咖啡館工作。待過幾家
          咖啡館,開始對煮咖啡產生濃厚的興趣。可惜現在的咖啡館愈來愈
          重視氣氛和咖啡杯盤的講究,咖啡本身反而不是那麼受重視。」
        「後來聽到愛爾蘭咖啡的故事時,我便下決心要煮一杯真正的愛爾蘭
          咖啡。當我學會煮好愛爾蘭咖啡時,我就開了這家“Yeats”。」
        「雖然這個故事只是傳說,或是人們的穿鑿附會。可是,我很當真。」
        「開店以後,我一直期盼著客人點愛爾蘭咖啡。酒保等了一年才等到
          第一杯愛爾蘭咖啡,我比他幸運,只花了三個月,你就點了。」
        氣氛有點異樣,好像愛爾蘭咖啡內加的是有煙燻味的蘇格蘭威士忌,
        而不是愛爾蘭威士忌。


        她拿出了我第一次來“Yeats”時所看到的兩份Menu:
        「你看看有什麼不同?」
        我先翻了一下深咖啡色的那份,第一面是20幾種咖啡的名稱和價位。
        再翻淺咖啡色的那份,第一面仍然是咖啡的名稱和價位!
        我一直以為淺咖啡色的Menu堶惘C的是各種茶。
        原來這兩份Menu的第二面,才同樣是茶的名稱和價位。
        差別的是,深咖啡色的Menu才有愛爾蘭咖啡。
        『為什麼妳要做兩份Menu?』


        「酒保當初也是這樣做,所以空姐才成為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
        「雖然我做了兩份Menu,但深咖啡色的Menu我從未拿出來過。」
        「你第一次來時,我注意到你一直看著葉慈的畫像和詩句。雖然大多數
          第一次來的客人,也都會這樣看,但別人是瀏覽,你卻是閱讀。」
        「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決定碰碰運氣,看你是否會點愛爾蘭咖啡。」
        「你第一次點愛爾蘭咖啡時,我心裡很激動。好像突然能體會當初酒保
          聽到空姐說出“Irish Coffee”時的心情。」
        「我很認真地為我生平第一個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煮咖啡,也很緊張。
          你在喝愛爾蘭咖啡時,我一直偷偷觀察你。看到你喝完時滿足的神情
          ,我非常感動。以咖啡相交,也不過在此而已。」
        「結帳時你一句衷心的感謝,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報酬了。你可知道
          為什麼我總是堅持不讓你付帳?那是因為我一直不肯把你當客人。」
        她不斷地說著,好像夢囈似的呢喃。



                                            【愛爾蘭咖啡】〈11〉 By jht.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