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內: jht
標題: 【雨衣】〈16〉
時間: Fri Jun 25 11:10:02 1999


        放完了年假,學校也開始上課,我跟AmeKo豬年的第一堂課,也該開始。
        很巧的是,這天剛好是元宵節。
        一改連續好幾天的晴朗氣候,這天清晨的氣溫驟降了六、七度。
        下午並有間歇性的雨。
        我跟AmeKo開玩笑說,選擇今天開課算是天意。


        『AmeKo,今天是元宵節,待會下課後帶妳去看煙火?』
        「Man-Zai!蔡桑,A-Ri-Ga-Do。」
        『現在是中文時間,不可以講日文。』
        「對不起。因為我太高興了。」AmeKo吐了吐舌頭。
        『既然今天是元宵節,我教妳一首有關於元宵節的詞,好嗎?』
        「好呀!謝謝。不過別太難哦!我很笨的,呵呵。」
        『別學我謙虛。妳如果叫笨的話,那我就是低能兒了。』
        「嗯。」AmeKo紅了臉,然後低下了頭。


        我當然不會挑太難的詩詞,因為太難的我也不懂。
        我猜想當初信傑堅持要我當AmeKo中文老師的最大原因就在此。
        因為只要我能欣賞的詩詞,一定不太難懂。
        以元宵節而言,我只知道歐陽修的《生查子》。
        所以我得教慢一點,不然如果AmeKo學上癮,而喊“encore”,
        那我就開天窗了。


        『《生查子》的發音,唸起來很像台語的“生女孩子”。但生查子是詞牌名,
          與歐陽修生男或生女無關,而歐陽修也不是為了想生女孩才寫這首詞,這樣
          懂了嗎?』
        「嗯,我懂了。」
        『還有,因為“查”唸ㄓㄚ,不唸ㄔㄚˊ,與人渣的“渣”同音。因此生查子
          的意思也不是說“生個像人渣的孩子”。懂嗎?』
        「呵呵…你好像在說廢話哦!」
        『咳咳…是嗎?妳也看出來了?』我不好意思地乾咳了幾聲。
        『所以我說AmeKo真是冰雪聰明。』


        「為什麼“聰明”的前面,要加上“冰雪”呢?聰明跟冰雪有關嗎?」
        『妳考倒我了。我只知道冰雪聰明是出自杜甫的詩句,大概杜甫覺得跟“水”
          有關的東西,都會特別聰明吧!因為妳的名字叫“雨”,所以一定很聰明。
          而且也許雨還比冰雪聰明喔!』
        「呵呵…蔡桑是唸水利的,也是與水有關,想必更是聰明人。」
        嗯,很好。稱讚AmeKo時還不小心誇到自己,可謂一舉兩得。


        然後我在紙上寫下這首詞: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咦?這首詞的樣子很像唐詩,它不是詩嗎?」
        『這是首宋詞。雖然格式看起來像唐詩,但還是詞。就像妳的虎牙讓妳看起來
          像吸血鬼,但妳並非吸血鬼的道理是一樣的。』
        「蔡桑,你又取笑我了。」
        AmeKo誇張似地露出她的虎牙,並作勢要咬我一口。
        即使AmeKo是吸血鬼,她也是最可愛的吸血鬼。
        如果這隻吸血鬼要吸我的血,我願意嗎?


        『是的,我願意。』不知不覺間,我竟脫口說出“我願意”。
        「什麼?你願意什麼?」AmeKo一頭霧水。
        『我是說我願意好好地教妳這首詞。』
        「呵呵…蔡桑,你心不在…在…」
        『心不在焉。焉是代名詞,意思是指“這堙芋C』
        我當然是心在馬不在焉,因為我的心在AmeKo這匹馬身上。


        『元宵節是中國民間的節日,街道上會張懸著花燈,因此燈火輝煌,把夜晚照
          亮如同白晝,既繁華又熱鬧。因為這天是農曆十五月圓時刻,月亮特別明媚
          照人。趁著月亮剛升上柳梢頭,街道正要開始熱鬧時,兩人相約到街上逛。
          柳在中國詩詞中,常常是愛情的表徵,因此“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這
          兩句很含蓄地寫出兩人的情意,以及相約時的愉悅。這是作者追憶去年元宵
          夜溫馨甜蜜的景象。』


        『誰知道過了一年,兩人大概因為不可抗拒的因素而各分西東。當作者又在元
          宵夜來到熱鬧的街市,看到月亮依舊明媚照人,燈火仍然滿街輝煌,但是穿
          梭擁擠的人群中,卻沒有去年相聚的人。作者在街道上看著燦爛奪目的七彩
          花燈,在熱鬧的氣氛中更覺得孤單和感傷。於是在不知不覺中,眼淚已沾滿
          並弄濕了衣袖,這個“滿”字把作者的感情表達得淋漓盡致。而且整首詞並
          沒有說明兩人為何離開,更留給讀者想像的空間和無奈。』


        『歐陽修的這首《生查子》,重點並非在描述元宵夜的燈火和月亮。而是藉著
          兩年元宵夜的景物相同,但人事已有很大的改變,在今與昔、悲與歡的對比
          之下,抒發心中的情意和感嘆。這是一首文字淺顯但情感豐富的好詞。』


                                                【雨衣】〈16〉 By jht.

【上一頁】        【下一頁】